求一些较复杂的手抄报图片

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(文 / Farhad Manjoo)要是你常常阅读科技产品测评,你很有可能碰到过这样一种套路,我一般将之称其为 “老妈最爱” 式测评。一个技术记者(中年大叔)——那种花上几小时告诉你无线路由器最新发展的家伙——正在评估像 Kindle 或是 iPad 这类旨在吸引非技术型用户的电子产品。他会从表扬这种掌上设备的直观操作界面和简单安装程序讲起,但终会发现仅是描述不足以表达该产品的核心品质——简单。这时候,他就会抛出 “老妈” :这玩意儿太简单了,连我妈都会用。

  我很肯定自己从未写过这类 “老妈最爱” 式测评,但也差不多了(对不起了,爹!),但我非常理解这种冲动。靠写科技测评为生的人与其他人有着根本性的不同,而且我们也都清楚这点:我们迷恋电子产品,并且时刻准备花时间去研究复杂的东西——如果回报丰厚的话。但我们同样也知道,技术测评的真正观众是 “非技术迷” ——或者说 “正常人”(我们行里的叫法)——遇上好的产品、简单易用不繁杂,只需一眼我们便会倾心。这就是为什么技术记者这么爱苹果,为什么过去 5 年这行干起来那么带劲儿的原因。

  在过去几年里,这个产业终于开始把注意力放在正常人身上:随着智能、平板电脑、中心化的应用以及媒体商店的出现,电脑似乎终于简单到每个技术评测员的妈妈都会用了。

  然而, 年,所有的简易特性都被抛弃了。对于科技而言, 年是糟糕的一年。这一年,我经常使用的电子产品或者网络服务,几乎每一个都新加了更难用的特性。《茶杯头》打破获奖记录成首款获得美国,改进缓慢、平台大战、媒体标准竞争以及愈发混乱的用户界面随处可见。凡是我预料得到的地方,都有更复杂的特性出现。比如 facebook,它一如既往地增加了大量功能重叠、有时甚至是隐秘的特性;不仅如此,连历来是正常人使用技术的天堂,比如 Mac 操作系统,也冒出了复杂的东西。

下一篇:没有了